另类非旁门--神秘修者惊世而出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5日

       山谷里的年轻人第一次进山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 听到空旷的山谷里鸟语花香。 林高挡住了回去的路, 自然形成了一个草屋。 闲时采花果, 饿时吃野菜。 起床翻阅闲书, 起床后耕楠木。 偶尔山谷崎岖不平, 突然神灵相会。 他还学会吞云吞雾, 能辨认内功修真图。 尝尝山涧中的窑洞, 然后去天池游湖。 五山一抬脚就来, 四海只等片刻。 一旦进入悟道世界, 众生不以名利闻名。 谁能认得明珠, 随我入洞。 微风半退, 明月高挂引路。 百岁闲居, 死后归于尘土。 后人若能来此, 牧田已荒芜。 尚有草屋, 清风明月如旧。 一个无名山洞的入口处,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正在山洞中打坐, 旁边是他入山时随身携带的唯一一本书《山中仙子》。 这本书翻了很多次, 很多地方都被撕掉了。 这个年轻人, 还是希望能在书中领悟到自己修行的一些内在奥秘。 然而, 三年过去了, 少年们吃喝露水, 睡在山洞里。 反而身体越来越瘦, 精神越来越恍惚, 仿佛快要死了。 让我们专注于男孩来到这里之前的三年。 就是2008年5月的那场浩劫, 让无数家庭破碎, 妻儿离散。 人间炼狱就是这样。 突如其来的变化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 故事的主人公汪言就是其中之一。 那时, 他还在读高三。 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全校都在紧张地准备考试。 他也不例外。 和无数高三学生一样, 他做题、备题, 迎接高考。 如果不是灾难, 他本可以考上一所好大学, 但灾难带走了他的家人、同学和老师。 大国迅速组织士兵和志愿者前往灾区救助受灾群众。 当一群士兵举起一块大水泥板时, 王言终于获救。 水泥板完全压在王言的身上。 压成粉末。 获救后, 王言站在废墟之上, 心中无比恐惧。 很多为高考而苦苦挣扎的同学, 被一一抬出来, 披着白布, 泪流满面。 发泄完之后, 王言也没来得及伤心, 就往家里跑去。 …… 后来, 灾后重建。 王言对高考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 走在路上发呆, 在街角, 我走进了一家常来的书店。 书店不大, 但房子经受住了地震。 除了散落的书籍外, 房子还是一样的。 不幸的是, 店主在灾后救灾期间发生了意外。 王言一脚踢开门上的玻璃, 钥匙也用不着了。 没有人在意拐角处的小店, 也没有人在意有人走进店里。 这是一家比较奇怪的小书店。 它出售的许多书籍都与宗教活动有关。 汪言平时喜欢来这里看书。 有很多童话和小说。 王言将地上的书籍一一摆放在书架上。 随便翻翻一本书, 却是苏东坡的名诗《赤壁》。 王言当然知道这篇文章, 他背诵了这篇文章。 当我看到“蜉蝣送天上地, 是茫茫大海中的一滴。我一时哀悼我的生命, 我羡慕长江的无限。我与飞仙一起漫游, 握着 明月而终。明知不能一蹴而就, 遗风可闻悲风。” “我心里明白了一点, 再加上这个变化, 王言觉得生命转瞬即逝, 转瞬即逝。在店里跟掌柜讨论了这么多年神灵的事情, 王言心里很是向往,

希望他 这个念头一出, 汪言独居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下山寻仙的念头在我心里动了动, 我想告诉人们, 我 正要起身进山去寻仙, 转念一想, 世上再没有人会说话, 我没有流泪。王言最喜欢的书是《山中仙》 在这本书里, 有很多关于山的神话, 总能吸引人的欲望。另外, 每篇文章都有一些冥想和呼吸的方法, 这让汪言在那一刻, 更加相信了山的意义。 这本书。他想带着这本书 我, 然后在山里, 他可以像里面的仙人一样学习修行。 这本书还在店主的吧台上。 王言早就想买这本书了, 现在想买, 却没人卖。 拿出自己留下的十块钱, 王言拿着书离开了。 我不知道我走了多少个月, 我也不知道我走了多远。
        终于, 在一个荒凉的山谷中, 王言找到了书中描述的场景。 这是一个真正的山谷, 四面环山, 山谷里有一条小溪, 不过是深秋, 树上却结出了许多果实。 想来此地, 必有仙。 王言找了个山洞住在这里, 杂草已经变黄了, 王言吃了几颗野果就没有离开。 不知不觉间, 我住在这里已经三年了。 这是场景的开始, 王言每天都在打坐。 但是今天, 要冷静下来是极其困难的。 书上讲授的方法, 我自己试过无数次, 但总不能得到里面的状态。 在露天生活了三年, 吃了野果, 王言的身体已经瘦了。 看来, 成仙终究是一种幻想。 从今以后, 我不再想永生。 合上书本坐下后, 王言在山谷中漫步, 动了动身子。 这三年来, 山谷里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熟悉了。 三年无用的工作让我感到烦躁和失落。 王言想着离开。 我准备回去拿我唯一的物品“山中仙子”, 准备出门。 回去的路上, 就听到两个人在他们的山洞门口大声喊叫。 他们离得越近, 他们就越仔细地听着他们的谈话。 两人个子中等, 一个穿着白大褂, 一个穿着深色大衣。
        他们看起来像是在附近村庄采药的老人。 白衣老者似乎是个文盲, 他指着那本书, 问黑衣老者这是什么书。 黑衣老者哈哈大笑, 道:“哈哈哈, 这就是《山中仙》, 好像是一本修仙的书, 没想到我们已经三年没到过这个山谷了。” 年, 却有人来此修仙。” 说得好, 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王艳秋两人的嘲讽让他们的耳朵都红了。 但我又不好意思出来, 只能躲在一块石头后面。 我想等他们走后, 我才拿着书离开。 这位“山中仙子”陪伴了他三年, 也是他在山中修炼的本源。 虽然这不是一本好书, 但这是我自己的想法。 “这本书都是童话故事, 你要听一段话吗?我给你念一遍。”黑衣老者笑着对白衣老者说道。 说完, 我就找了一段, 读了起来。 白衣老者也笑道:“你还真信仙,

别念了。过段时间, 本修士回来看你的书, 肯定会生气的。” 黑衣老者对白衣老者说道。 :“我回来了”, 然后转身看向石头后面的王言。 他喊着让他出去。 知道看到了汪言, 他干脆走了出去。 脸红了也不再尴尬了。 然后他结结巴巴地说:“两位叔叔, 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来的?” 三年不说话, 王言也说不出话来。 白衣老者答道:“我们是采药的, 三年前我们就来过这里, 当时这里有一株很好的药苗, 所以我留下了印记, 三年后拿走了。今天来这里, 看到了 你们在这里修仙, 真是把我们俩都逗乐了。” 然后他笑了。 黑衣老者也笑了起来。 王言不善言辞, 三年没有交流, 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此刻也没什么好说的, 拿起书准备离开。 白衣老者笑道:“小伙子脸皮薄, 这玩笑你能坚持住吗?” 说完, 他拿出包里的食物, 准备请王言一起吃。 黑衣老者一把拉住王言道:“你在这里修仙三年了, 今天我两个老爷子到你府上来, 怎么就不能招待了?” 王言是他们这么说的, 知道自己永远不会离开很合适, 他结结巴巴地说:“这几年我一直以吃野果为生, 但我真的带不出来什么好东西。 酒或食物来招待你们两个。” 白衣老者笑道:“年轻人有这颗心就好了, 来来来, 我带来酒菜来了, 一起吃点吧, 我也饿了。” 三人找了一个石台, 干脆吃了起来。 三人交换了名字。 原来, 白衣老者名叫白十三, 排名第十三。 黑衣老者叫星期五, 别问, 他一定是老五。 汪言叫他们周夜白夜。 吃饭的时候, 三人聊起了王言入山修仙的事。 周白二人闻言, 也是叹了口气。 刘大师对王言说:三年在山里, 你得到了什么? 王言茫然道:“三年过去了, 竹篮空了。世间没有仙物, 只是一个故事。” 说完, 他的眸光暗了下来。 周烨笑着说没关系。 三人谈起了收药。 白夜看着汪言, 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知道三年前的药草现在长什么样子吗?” 说完, 他看向汪言, 似乎在等汪言回答。 王言也很好奇, 这三年生的药草应该长得挺大的。 他没有说话, 等着白大师说话。 白大师见汪言没有跟他说话, 继续道:“这药材不仅有三年的它没有长大, 而是缩小了一点。 你说这并不奇怪。 ” 王焱也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柳大人看着汪焱道:“山中的丹药, 都需要很高的地方才能生长, 必须有特殊的机会才能发挥作用。 如果没有特殊的机会, 两年后它就会成为正常的杂草。 这个世界上的人也是如此。 就算他们拥有最超凡的天赋, 如果没有机会, 他们也会长期落入凡间, 与凡间无异。 ” 王言 没 学完 , 家 突然 变 了 , 到 深山 去 学 神仙 的 东西 有什么好。我只能沉默。他们两个听着。白柳和二人见汪言一脸懵逼, 无言以对, 互相使了个眼色。白夜对刘烨道:“这个小汪 怕是他修仙三年了。 正确的? 王言尴尬的笑了笑。 刘老爷子笑道:“恐怕是这样, 我只能试一试。
       ” 汪言道:“我就是少说话, 不知道怎么说, 又不是傻子。说完, 三个人都笑了。自从出事以来, 汪言是第一个笑得这么开心的人。” 心中对那两个采药老者多了几分恩情, 便想着能像他们一样在山里采药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 会试试的。 我来的时候在街上买了一些烟叶。 我去商店要了一些纸。 猜猜是什么纸? 说着,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纸。 “男孩, 做这道数学题, 看看你能答对多少。” “原来, 刘烨从口袋里拿出来的, 只是一张三年级数学期末考卷, 王言看到那张数学卷, 一时语塞, 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 ,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分解。第二轮, 乾坤数学门谁是第一?加减乘除只排在前面, 山里的修士今天有机会见到他们。 , 数学也是驱魔剑, 王言看着刘烨拿出来的数学试卷, 还是小学数学, 忽然笑了起来, 他还以为这老头子不是在开玩笑, 一直都是存在的 满分。你拿这个来考我, 岂不是让人笑出声来。”刘烨沉声道:“这几年你一直在看这部《山中神仙》, 估计 数学早就被遗忘了。”白大师看着 好玩又不怕大事, 恶狠狠的说道:“小子, 你把这张数学试卷给老刘给点颜色看看吧。” “这两个人说我, 汪言很委屈, 我怎么看我是不是傻?我不用拿数学试卷, 我还在上小学, 我觉得很委屈, 但他不太会表达,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自嘲, 受不了两人的咄咄逼人, 王言也不想再和他们争辩了,

于是说道: “你必须给我一支笔才能做论文。 什么。 没有钢笔怎么做题目? ”旁边的白大人似乎准备了很久, 急忙从怀里掏出一支铅笔递了过去, 汪言似乎感觉到了白柳两人有备而来。 他接过笔, 一言不发。 我心想, 就算他们尝试, 我也只有一本他们都看不起的《山中仙》。 不要再想了。 王言拿起笔开始做题。 小学三年级时, 他已经完成了加减乘除四次运算。 王言看着纸上的问题。 它们都是加法、减法、乘法和除法。 他可以自己解决。 他认为解决问题需要几分钟, 所以他们不必那样说。 王言低头问道。 白柳二人不在意, 都悠闲的抽着烟。 他没有说话, 只是静静地看着。 王言在做的时候, 只觉得自己置身于一团白光之中。 当他环顾四周时, 出现了数不清的数学问题, 例如减法、加法、乘法和除法。 数学公式一直在他周围旋转。 纵观他的全身, 也是如此。 要说他周围有无数的数学公式, 倒不如说他的身体就是由这些数学公式组成的。
        而且在身体的不同部位, 有一些错误的数学公式在不停跳动, 但过了一会儿, 错误的数学公式又跳到了正确的位置。 并且先前错误位置的数学公式恢复旋转。 远远望去, 他的身躯变得越来越亮。 但过了一会儿, 它突然暗了下来, 那些错误的数学公式瞬间增多, 不停跳动。 与此同时, 那些正确的数学公式正在转得更快。 不断修正那些错误的数学公式。 修为无误后, 身体又开始变得越来越亮。 然后它第三次变暗。 新一轮是非对峙已经开始。 第三次之后, 在身体越来越亮之后, 王言只觉得全身的光芒都开始汇聚成一团, 而后这颗无比璀璨的光球飞入了王言的眉心。 进入他的身体。 王言缓缓睁开眼睛, 只觉得全身轻松无比, 整个脑袋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昏昏欲睡了。 刹那间清晰了许多, 就像刹那间的悟道一样。 身体轻了很多, 之前僵硬的地方, 现在变得无比柔软。 再看看四周, 早已不见踪影的二爷刘白在哪里。 只是他面前有一张厚厚的数学试卷。 它仍然是三年级的数学试卷。 王言翻开第一页, 上面写着:“王言小子, 他在山里三年没遇到他。灵芝没有机会, 但甘露没有落下。如果 小子三年不孤单, 怎能有仙人缘?世间人不信神仙, 只念诵经, 若无诚心, 神明不来。 心神不定, 就会被污染。当今世界, 神仙的缘分越来越少, 并不少见。世人信伪, 追求名利, 乞求荣华富贵。 梦在世间, 却忘记了天长地久。天道轮回, 阴阳相辅相成。封面知识有文理之分。 与阳补, 与轮回 自然运行。 包是世界书写的, 是中华文明的开端。 五千年不朽。 后世在西方兴盛, 由此产生了现代科学文明。 这没有任何意义多颜, 汪言小子, 需要好好修复。 今天和你交流数学门的练习方法。 不要掉以轻心。 三年后, 你将有机会。 这次是数学入门, 等你学完, 你会有新的方法教你。 我和我的几代老师和弟子们正在应对当今世界的巨大灾难。 所以今天, 我和你的伯父白宇大师, 将与你见面。 把你的数学实践传下去, 世界就会有大灾难和大胜利。 阴阳对应, 轮回往复。 如世间大灾大祸, 大富大贵。 希望你们能抓住这次机会, 取得丰硕的成果。 数学是神秘而巧妙的, 你应该擅长它。 王言看完主页后, 又是惊喜又是惊喜。 他真的是不朽的吗? 想起刚才柳白和两位大师说的那些药材是三年前服用的, 今天我来取, 顿时明白了他们所说的意思。 打开下一页后, 就是具体的修炼方法了。 原来, 这不是拿起笔做题的简单事情。 第二页是完整的练习方法。 就像道教藏传佛教的修行一样, 需要一系列完整而虔诚的仪式。 只有这样才能开始正式的练习。 具体修改如下。 原来, 数学门与传统的佛道修炼方法并无二致。 数学门一共有四个境界。 对应现代教学体系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四个阶段。 如果掌握了小学数学的知识, 然后得到了数学门的佛法传承, 那么就可以完成相应的小学数学练习。 也就是必须先掌握其中的知识点, 才能修炼对应的法门。 教学系统中的数学知识只是普通的内容,

而最有价值的是从这些知识中延伸出来的内容。 在王言的修炼过程中, 一步步展开。 就像饥饿的人看到食物, 像武侠白痴看到绝世功夫, 像花痴看到绝世花朵, 像世界上所有的白痴看到他们痴迷的东西。 汪言也是。 仙师传下来的数学试卷, 哪里有半刻的懈怠, 每天一醒来, 就只能做数学题。 从一开始, 我每次只能做十分钟。 汪言在数学的实践中深受祝福和改变。 三个月后, 王艳开始做数学题了。 和往常一样, 每一次他即将修炼完毕, 那极强的光芒, 都化作一团, 钻进了汪言的眉心, 融入了他的身体。 但这一次, 相似的光芒不再消散, 只在眉心深处, 不再融入身体。 王言觉得奇怪, 但他并不在意。 和之前一样, 收起卷轴。 出去活动。 夜幕降临, 当王言闭上眼睛时, 他发现眼前有一道亮光。 山峦、岩石、植物都看得一清二楚, 连天上的星星都明亮无限, 山顶上的夜鸟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这让王艳很意外。 还在惊奇的时候, 我闭上了眼睛, 看着那东西, 突然间, 数道黑影散落在我的眼前, 形如鬼魅, 宛如鬼魅。 这些影子, 似乎是朝着王言而来。 只感觉这些黑影都汇聚在了一处, 立刻冲向了汪言, 扑向了他。 王言惊呼一声睁开眼, 影子在哪里, 在哪里如此明亮, 只有我点燃的柴火还闪烁着星光。 以为是幻觉, 王言又闭上了眼睛, 准备睡觉, 但在他闭上眼睛的瞬间, 却看到了无限的光芒。 形如白天。 那些黑团还在聚集, 朝着自己冲去。 这一次, 王言吓得不敢闭眼, 呆呆的看着那团火花。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此刻所面对的场景是什么意思。 你的改变是什么意思? 就这样坐了一夜, 汪言以为昨晚的事情只是个意外, 没什么好担心的。 继续做数学。 但到了晚上, 王言就更加害怕了。 原来, 不仅闭上眼睛可以看到黑色的影子, 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像白天一样, 只是那些影子比闭上眼睛的时候更彻底。 那些影子聚集得更多。 王言心神不宁, 他怎么知道此时更危险的情况要来了。 第五天, 白天的时候, 王言睁开眼睛, 就看到了那些影子, 而这一次, 那些影子已经凝聚成了一个更黑更大的球, 而在那漆黑的球内, 似乎有一双 眼睛盯着他。 终于, 到了夕阳西下, 那团黑影再也忍不住, 冲向了王言。 王言就像瓮中的乌龟, 无处可藏。 一下子就被打倒了。 汪言的人生究竟发生了什么, 请看下一个细分。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3-2022 济南食品有限公司 jinanshipi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jibouticentre.com) 琼ICP备2019678730